十博

被颠覆的生活背后,每个人都是守卫者
发布者:集团通讯    信息来源:十博集团    发布时间:2020-02-13      浏览次数:3195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豆瓣网

QQ好友

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春节。 

除了节日的祝福,还有突如其来的焦灼和疑虑。 2019年12月20日晚18点,新华社一条快讯被多家媒体转载,“云南”第一次出现在疫情简报里,出现了1例疑似病例。 2020年 1月22日零点零6分,昆明市卫健委官方发布消息:昆明发现首例确诊病例。 靴子终于落地。5、11、16、83、119…… 因为疫情,昆明这座拥有近700万人口的城市,减缓了运转速度。在“临时封闭管理”的城市,在各自相对孤立的单元里,人们维系着情感的纽带和温热犹存的生活。


截止2月7日,云南全省确诊136例


1月31日,为遏制疫情扩散,助力云南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本土企业十博集团向云南省红十字会捐款500万元、昆明市红十字会捐款1000万元,用于云南省及昆明市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一夜之间,生活变了

远距武汉1500公里,昆明也并未幸免。 新型冠状病毒以最快的速度让人们记住了它,一夜之间,原有的社会秩序完全被打乱。 餐饮娱乐场所关门、社区半封闭、路上空旷,“如果不上班宅在家会怎样”从段子变成了现实。


2020年春节的昆明街道,空无一人。


城市减速运转,但人们的生活无法强行按下暂停键。 一线民警、社区工作人员、保安、物业、外卖员、快递小哥、送水工人……这些原本并不引人注目的行业开始变得越发重要。 这些聚光灯之外的逆行者,站了出来,维持着城市的基本运作。即便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暴露于风险之中。


又是一起不戴口罩的警情

疫情时期的警情少了三分之一,但百分之九十都与疫情有关。 外来车辆要进村产生纠纷的警情每天都有; 一个定居昆明的武汉人,因一辆鄂A牌照的车子被报警不少于20次;小区内不戴口罩聚众打牌也会被居民报警…


矣六派出所值班民警正在受理警情。


1月26日,昆明市官渡区矣六派出所全员返岗,和他们一起到岗的还有每个民警写的请战书。
       1月29日,昆明春晖小区、昆明星体花园各发现2例感染者,后者毗邻矣六派出所辖区。


昆明星体花园,民警24小时值守。


钱志鸿是矣六派出所所长,从警25年,如今却遇到了难题。辖区内多个小区是回迁房,这种城市少见的“熟人社区”为防止疫情扩散增加了管控难度。 “我们接到的不戴口罩的举报中,老人不戴口罩占了很大比例。老人接受讯息的速度比较慢,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疫情严重,小区活动室关闭后,他们自建简易活动室,被举报拆除后又躲到小区角落打牌,最后又跑到楼道里。”钱志鸿说,社区民警只好每两小时就去进行一次巡逻和劝说,情况才有所好转。


矣六派出所值班室,民警正在进行回访登记


“请大家放心,我们不是电话诈骗。” 

紧邻螺蛳湾商区,矣六派出所辖区内有70%的人口是流动人口,其中不乏湖北籍人员。 武汉封城前进入昆明的湖北籍人员还未完全渡过最长潜伏期,按照潜伏期的大致规律,他们需要摸排更早时间有过接触史的湖北籍人员。 民警们每天至少要打300个湖北籍人员的电话进行摸排,从个人信息问到近期的行动轨迹,从身体状况登记到进行防疫宣传。 “一个电话打下来起码是20分钟,打完300个人的电话,每人累积要打10小时左右,为什么?因为几乎每个电话都要花时间解释,我们不是搞电信诈骗的。”钱志鸿说,由于所里座机不够,民警们用手机打电话时,几乎都经历过被质疑为不法分子的窘况,钱志鸿也不例外。 “大家的防骗意识令我们欣慰,但是也希望大家了解,如果这段时间有社区或者派出所打电话询问疫情有关信息,只要不是让你报银行账户,都请配合一下。” 有些人刻意隐瞒,有些人不配合,其实是担心回不了家...... 

2月1日,共有3800余名疫区旅客滞留昆明。同一时间,昆明公布19家留观酒店负责安置滞留旅客。官渡区内有5个留观酒店,矣六派出所的民警们负责筛查辖区内的湖北籍人员并对留观酒店进行人力支援,但排查时过程并不十分顺利,“有的人不配合,或者刻意隐瞒自己的籍贯或是居住地,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担心回不了家。”


矣六派出所民警接到医院打来的疑似病例的排除电话,悬着的心放下了。

留观点是除医院外离病毒最近的地方,但同样更需要警力维持治安秩序。所里的3名党员先锋队员接手了这项最“危险”的工作。
现在送口罩的一定是真感情! 钱志鸿最担心的,是防护用品的保障。 “值班室每天都有疫区来的人员进行登记,每个民警每天至少接触10个人以上。”钱志鸿说,所里只有一次性口罩,每只口罩的领取都要进行登记,值班室民警、社区民警和出警民警优先使用。



有出警任务的民警带的也是最普通的一次性口罩。

其他内勤民警都是通过消毒晾干,一只口罩戴两三天,“有时候戴久了,会真的胸闷呼吸困难。” 

尽管想尽办法节。锏目谡忠廊桓婕,“1月31日下午只剩2个了,我已经准备出门找口罩去!” 

十博·生态半岛项目部从一位社区民警的朋友圈获知此情,当天一批口罩从十博物业库里送到了矣六派出所。“真是雪中送炭,我们说现在能送口罩的,那绝对是真感情,本来想握个手表示感谢,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你可以退后一点吗?

这天晚上,她们没回家 

2月2日中午,昆明市盘龙区联盟街道万宏路社区。 

“你可以退后点吗?声音大点就行。”说话时,李忠英觉得喉咙发紧,她和另一名同事又后退了几步。



原本应该人来人往的社区服务大厅,此时除了工作人员外别无他人。

2分钟前,一名中年男子到社区向他们求助,称有发烧、浑身酸疼、咳嗽等症状,想做核酸检测。 

李忠英按照流程进行登记,告知他到就近发热门诊就诊。这天晚上,她和同事都没有回家。



社区工作人员严格按照要求对每位进入社区服务大厅人员进行消毒及体温测量。

54岁的李忠英是万宏路社区党委书记,原本1月31日她就该退休了。 

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从大年初二接到返岗信息后,李忠英和同事们一直奋战在社区内,当时他们共领到10个口罩。 

李忠英所在的社区有8400多户家庭,以老旧小区为主。除了尽可能电话访问外,他们还需要外出排查。



社区工作人员自制的防护面罩。

不想“裸奔”,又没防护用品,同事们用抽杆夹自制面罩上门排查,“我们感叹,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3天时间他们联系走访1100多户家庭,完成了500多户的记录调查。 

与此同时,十博集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工作的通知》要求集团、项目管理层到十博建设和管理的各个项目一线,检查防控措施落实情况,收集社区抗疫难处,配合社区做好防范工作。



特殊时期,万宏社区内无物业管理的小区在李忠英和同事们的组织下自发成立了临时防控小组对小区进行疫情防控。

“我们社区总共只有16个工作人员,幸好辖区物业的配合和协助帮助我们解决了人手不够的问题。”李忠英说。


让9千户,3万人都安全

快速反应,进入封闭式防疫管理 

十博城有9992户业主,约3万人,是昆明北片区人口最多的新小区,36岁的姜炫任是这个超级小区的物业副主任。 

1月25日,十博物业集团发布通知,要求全员提前返岗上班。1月28日,十博物业对所有小区实行临时“封闭式管理”,成为昆明较早进入“封闭式管理”的物业。 

这是有史以来的最严管控,出入通道只留一处,每一个业主进出小区均要测量体温,所有外卖快递等外来人员均不允许进入小区。 

物业所有人员撒下去排查所有小区,摸排出73辆“鄂”牌照的私家车,因与疫情爆发区人员接触或曾到过疫情爆发区,16人隔离观察、37人自行居家隔离…… 

“三班倒,每天消毒作业近300万平方米。” 

疫情也改变了人们的习惯。 

“原来觉得消毒水是医院的味道,不好闻,现在戴着口罩还能闻到这股味道,就很安心,好像多了一层保护。”一位业主在采访时说到。
疫情期间,社区的消杀工作是重中之重,十博城物业需要保证每天针对公共区域、楼道楼层、人员密集处进行不少于2次消毒。





疫情当前,十博物业在行动


“我们粗略地算下来,仅地面和墙面消毒,每天总作业面积在300万平方米左右,每天消耗近2500升配比后的消毒液。”姜炫任说,十博城除了现有专职消毒人员40人,临时调配了所有物业的工程人员,三班倒配合进行消毒工作。 

关照特殊群体是一个社会的底线 

1月31日傍晚,世纪俊园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站在小区一家快餐店门口,门上贴的通知上写着“初七开业”,但显然大门紧锁。


社区周边的餐厅开业遥遥无期。

老人姓黄,女儿在外国,他已独居多年,因患中风生活起居困难。 

物业工作人员了解到老人的情况后,打来物业的工作餐,解决了老人疫情时期一日三餐的问题。 

特殊时期对于特殊群体的关照,是一个社会的底线。 

“昆明已经进入老龄化了,100个人里就有20个超过60岁。仅我们十博的小区,就有500多位独居老人这样的群体更值得我们关注。”十博集团物业总经理彭莉说,一直以来,十博物业每个项目都会建立独居老人档案,俊管家每日或每几日电话拜访,“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上门拜访,询问身体情况、生活诉求,免费给老人提供食品,尽量给他们提供口罩。” 

“听到坏消息比听不到消息更让我们安心。” 

扩散的病毒,让熟悉的社区变得陌生。“邻居中是否有隔离者?如果有,TA离我有多近,我们是否接触过……”因为未知而产生的焦虑、恐慌肆无忌惮地蔓延。 

除了日常的疫情防护工作,物业公司关注到了业主情绪。 

“特殊时期,信息通达和及时告知能缓解人们的焦虑情绪。”姜炫任说,十博城有6个组团,每个组团都有各自的业主群。十博物业管家每日发布的“疫情防控日报”成了业主最关心的内容。“比起听到坏消息,我更怕听不到消息,给你们点赞。”一位业主在群里如是说。 肆虐的病毒也让一些特殊群体更加困难。


“小橙子志愿者队”填补逆行者的最后500米

1月31日,云南确诊感染者逼近百人。不出门成了共识。 哪怕是最黑最冷的夜,也有最亮的眼和最热的血。 十博集团在各社区成立了“小橙子志愿者队”,由物业,大客户部及其他职能组成,许多业主报名做线上志愿者,提供专业建议(因统一着橙色制服,故名)。他们承担为业主500米内义务代购以及送外卖送水的工作。



一位“小橙子”告诉笔者,他每天大约需要派送30-50次,他的微信步数近期在朋友圈均可保持在前三。

482桶,是志愿队一天的送水量,以8小时工作时间来算,平均每分钟就要送1桶水。在浩大的社区里,这绝对是个体力活。 “有业主家里断粮了,又不想吃外卖,外出采购又没有口罩戴。”姜炫任说,解决业主的难题就是物业的责任。 2月1日起,十博物业联合直选蔬果供应商,为业主提供送蔬菜水果上门服务。每天基地采摘的白菜、青花、辣椒、土豆等11个蔬菜品种,以及定制的苹果、猕猴桃等会直接送到业主家中。


“小橙子”为业主送去订购的新鲜果蔬。


“小橙子们”又增加了义务送果蔬上门的工作。 

首日,其中姜炫任所在小区接到了46件订单,被分送到29户业主手中。“现在每天都有打电话增加订单的业主,志愿者人手都不够了,所以一些非物业的员工也来当我们的志愿者了。”


温暖是可以传递的



从日本旅游回来的业主,专程给物业送来了从日本带回来的口罩。 “送给门卫的哥们吃的,麻烦挑新鲜点,谢谢啦!” 2月5日,十博小区门卫处收到匿名业主送的爱心水果; 2月4日,一名“小橙子”,收到了业主塞给他的KN95口罩; 观云海小区一位不愿具名的超市老板,将蔬菜全部免费送给观云海小区不便出门买菜的老人;


业主送来的爱心水果。


如果疫情结束,他们最想......

24小时驻守派出所,钱志鸿和同事们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我们不是机械战警,也会受伤,也会想家人。”钱志鸿说,疫情结束后,他想好好在家陪陪儿子。


在“空城”里巡逻的平凡英雄。


住在矣六派出所辖区内留观酒店的一位武汉籍年轻姑娘,希望疫情可以过去,早日回家。“即使经历困难重重,即使沦为重灾区,家也是要回去的地方。”


来自黑龙江的姜炫任,今年一家子在三亚过年,接到返岗通知后,她第二天就从三亚飞了回来。


采访当天下午5点,姜炫任已经接了73个电话,600多条息,“晚上做梦都在接电话。”半夜梦醒,看着空空的房间,很想念家人。
李忠英83岁的老母亲是位独居老人,往常住的近,她每天都探望老母亲,疫情发生后,就再未碰面。“老母亲知道我在干什么,只能叮嘱我小心点小心点。”想着年迈的母亲困守于家中,不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忍不住哭了。“疫情千万不能再扩大了,我想去看一眼我母亲。”


疫情期间,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长大大增加,无论多晚李忠英都是最后下班的。


在近期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省卫健委称云南仍然处于防控关键时期,防控形势仍然严峻复杂。随着收假上班、复工和开学,云南将迎来新一轮人口大流动,社区防控将成为关键。 这意味着,每个社区、每个人都必须走到 “一线”,成为“接力赛”的一环,只要一棒未接。陀锌赡苁涞粽”热。
而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比赛,疫情面前,每个人都是一道防线,每个人都会为守卫自己亲人,守卫自己的城市而战。  

关于十博
集团概况
企业文化
党建工作
新闻中心
集团新闻
集团刊物
集团视频
城市更新
概念
成果
经典案例
集团业务
建设集团
商业集团
社会责任
十博178公益
云南省十博教育扶贫基金会
人力资源
人才发展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联系我们
招标采购
廉洁举报
投诉建议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8 All Rights Rserved 滇ICP备16008188号-1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